亿豹网 > 热点> 正文

离开还是留守:一位北京快递员的抉择

来源:经济观察网2017-11-27 09:57

见到李强(化名)的时候,是在11月26日下午三点的北京像素,蔚蓝天空下,寒风肃杀,甚至能够在空中看到,飞机划过时被冻住的气流。“现在只有10个件,两个人分,意味着今天下午只有5块钱。”他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李强是“通达系”快递公司在北京像素小区的承包商,手下有若干快递员,自己也派送件。北京像素小区位于朝阳区和通州区交界,是北京最大的商住楼盘,9000多套房屋,容量近三万人,因为相对而言单价低、面积小、不限购,是“北漂”在京的一大集中地。某种程度上,来自河北沧州的李强,做着一门“北漂”对“北漂”的生意。


生活总体还不错,但很快起了变化。11月18日晚,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发生重大火灾事故,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以此为契机,北京市开启了安全隐患大整治。快递行业是本次整治重点,落到实处,“通达系”多家仓库被封、网点关停,此外,因住处不符合安全规定,部分“快递员们”也再次开启了搬家生活。


“三个月搬了三次家。”李强称。

93EF52FA3E8F055A4B5A3990E1C43FE4F6D3A62F_size52_w600_h300.jpeg

北京像素门口的快递车

“北漂”生活


李强站在像素小区门外,旁边是运送快递的三轮电动车,车内空空如也。作为承包商,他其实没有必要亲自等活,但问题是,快递员已基本已走光。


“我手上有陆续走了近5个快递员,昨天(11月5日)刚走了一个,现在包括我就剩俩。”他说。可是,就算只剩两个快递员,活依旧少得不够分。


记者注意到,在旁边一辆三轮电动车中,只有10个件,按照1元/件的派费来算,只有10元收入,“连吃饭都不够”,另一位快递员说。


派件大约是从一天前开始减少的。据李强透露,在双十一期间,单单像素小区,每天就有近700—800件快递,平时最低也维持在300—400票/天之间。“双十一”的余热尚未完全褪去,寒冬呼啸而至。


在北京开启安全隐患大整治后,陆续关停多家快递公司在京仓库及网点,进京快递也进入“严查”期,在此情况下,各家快递公司均作出了回应,在配合检查的同时,减少进京物件,甚至拒收发北京快件。


“仓库基本停了,没有货。”上述快递员称。没有外地快件的同时,同城寄件也几近瘫痪。李强告诉记者,除仓库停摆外,另一大原因是部分快递员由于住房被清退,在找房中,导致无人送货。“很多人就这么走了,有些地方根本找不到人派件。”


种种原因叠加下,11月25日,李强工作量减至240件左右,11月26日上午,在100来件上下。“派件与收件双杀,这个月过得很难。”他称。


部分快递员住处被即时清退,李强算是幸运儿,但他也连续搬了三次家,“在3个月内。”


据他透露,初时,居住在通州区某地,比较靠近城区,随后,因为整治,搬到了马各庄,因为拆迁,再搬家,这次是东窑路。“方向是越搬越偏远,租金越来越贵,现在东窑路也在整治,不知道能住多久。”


经济观察网记者于当日探访东窑路时注意到,这是位于北京五、六环间的一处村落,布满了物流库房、平房及货车,“大整治”的公告,贴在每一扇库房大门之上。


据了解,搬到东窑路新居后,李强的房租相对在通州翻了一番(目前2200元/月左右),同时,不能在家做饭。“一间房两个人住,生活成本涨了很多。”


对于目前的快递员生活,李强称,算上各种罚款、赔偿及其它开销,这个月铁定亏。“我相对好一点,普通快递员收入更差。”


抉择


来京前,李强在河北沧州开挖掘机,偶有外地活,月收入在6000—8500元间,在当地算是高收入,且相对清闲。


来北京,更高的收入是重要原因。他称,此前的收入是不错,但为“死工资”,增长幅度有限,快递工作和业绩挂钩,更能够存钱。李强有着攒够钱回家做买卖的计划。


更重要的原因是机遇。“北京有各种各样的人,各行业都在,如果碰到贵人,就有不一样的发展,我做事踏实,相信有机会,这也不拘某一行业。”他说。


碰到贵人了吗?李强坦承,还没有,但相信机会尚存。“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不是学历、技巧,那些都能学,关键是你是怎么样的人,人品如何,这点我有信心。”


此外,李强还有着想法,在北京谈场恋爱。“我也20多岁了,该成家了,做快递能认识好多人。”他说时带点羞涩。


来北京,李强投了很多钱,还买了5辆电动三轮物流车,才终于当上承包商,但现在,派件、收件均成问题,生存成疑。“北京的种种限制,也让人觉得不舒服,难。”他感叹。


从16岁就开始离家打工的李强,实质上,换过三份工,最开始就在北京修车,但随着“限牌令”下,生意冷淡,就这么黄了。“现在都忘记了怎么修车,也许可以转型,但要花时间学,我要生计,没机会再学。”


如果快递持续低迷,还会留北京吗?在这个问题面前,李强有些踟蹰。“北京让我很不舒服,但确实机会很多,如果还能够生活,就留下。”


如果生活不下去,又会去哪呢?他想了半晌,认为回家概率最大。“还可以开挖掘机,虽然比较平淡。”


“我不知道会不会去上海之类城市,也许吧,还是北京最熟悉,但北京的种种管制,让我不知道怎么办,有些无奈,还是先坚持吧,至少在现在。”李强有些迟疑又坚定地说。


本文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亿豹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