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豹网 > 深度> 正文

大清理下北京快递网点告白:今日无货送达

来源:AI财经社2017-12-02 19:57

最慌乱的那晚,他们寒风中睡在大街上。这个城市的快递系统正依靠他们,勉力维持着运转。



依赖症


快递员李胜有点不敢打开手机,客户的催单电话他害怕。有人问他买的药怎么还不送,他只能建议对方拒收。“他跟我说是真的需要啊。”李胜有点没法回他。客服告诉他,有些订单是水果。他的眉头紧拧着,头发毛躁躁的,看上去几天没洗了。


李胜的车子停在网点门口的路边,被扣了。里面有一百多个件。


那个圆通的网点所在的城乡结合地带,人被清退的差不多了,低矮的平房贴满了通知单,路上只剩下几个本地人步履匆匆。推开两扇门,一个狭小的办公点兼仓库出现了。剩下的件已经不多,很多是被清退的人留下的,地址对不上,电话也不通了。


大兴区某清退村庄的快递门店。图/AI财经社 唐煜


北京的专治行动仍在继续。对于快递行业来说,这相当于一次突袭。而像李胜这样的网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它们租金廉价,遍布全城,深入到北京的大街小巷。


这些网点,不少住宿、办公和仓储混在一起,和群租房成了此次整治的目标。无数快递员们被从这些住的地方扔到寒风之中。很难有一个完整的数字,但仅万象物流一家,就有1300人失去了住处。


北京是快递大区。在刚过去的10月,有17.8亿份包裹穿行在城市的毛细血管里,占整个国家的5%,双11的6天里总共产生了1.41亿件快递。巨大的快递量需要近45万人来维系体系的运转。这意味着,每个人要把至少300个快递送给焦虑而越来越没有耐心的顾客。


在这样大尺度的都市,没有快递员是不可想象的。人们的生活已经过于依赖这个高速运转的系统,甚至连厕纸也需要通过快递员送货上门。


但一场南五环的大火过后,很多人都感到生活的速度正在放缓,这让习惯了快节奏的都市人有些不安。高楼里,一个住在CBD后现代城的白领,准备送个急件,火烧火燎,但一个小时的事情,他却一直等到下午。当那个快递员终于敲门时,隔着一道门,他看到快递员的情绪瞬间崩溃,痛哭出声。


长久以来,快递公司过度依赖这些网点编织的毛细血管。那些简陋的环境,和住在群租房里的数十万快递员,支撑着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但受到清退行动的影响,这个城市的软肋暴露出来了。


几乎是一夜之间,北京的生活提升了它的锐度。


之前网点安排的集体宿舍洗澡间,现在这里被弃用了。图/AI财经社 唐煜


“北京到北京的快递是受影响最严重的。”28日晚上九点半,刘娜收到了同城的拒件信息。她的电商APP里还有些双11的包裹没有确认收货,其中的一些物流,几天前就停在北京的某个分拨点,此后再无动静。


在她的朋友圈,一名代购已经广而告之,说是短期内不再接北京的单了。她的闺蜜则在担心海淘的包包。


22日前后,不少快递公司就陆续发出时效、限重和停发的预警。一则截图称百世汇通内部公告,顺义城区站点和昌平站点已经被查封或要求3日内撤离,该区域政策是全面清理物流仓储行业。朝阳区五环左右的站点,已经封停,其余都被断电。


很少有快递公司能够幸免。申通发通知称发往北京的件,要严格限重,超标件有权截留。韵达的一张内部截图说,停止揽收发往北京的派件。


顺丰成了一些人的救命稻草。一个业内人士说,它没发布通知的原因是:“顺丰空运总调与国企合作承租机库,不受影响。”但不少顺丰的员工,也被半夜清出了宿舍。


当然有幸存者。


潘家园附近的中通派送员宁兵很自豪,他的网点没有受到影响。一位EMS的派送员则有点纠结,他的工作量骤然增加,单量增加了一半。


游击


这个城市的快递系统正勉力维持着运转。


11月28日,仓库断电后,一些快递员又偷偷返回网点。这里有一些基本的配置:传送带、给电瓶车充电的插座和录入系统的机器。但现在,这些都没法用了。


刘娜们的包裹很多都滞留在这样的网点。万象物流北京区总经理殷宗林统计过,他们在各区都有网点受到影响,有三分之一左右已经不能正常运营,“整个行业可能也在这个水平。”


殷宗林见过一个顺丰网点的独门小院,很羡慕。结果营业点负责人告诉他,过几天那里也要被关掉了。


而就在20天前,各大快递公司还信心满满,准备趁着年底“双十一”大干一场。中通快递宣称智能物流“黑科技”,“双十一”分拣没压力。圆通速递亮相“五大利器”。还有的快递公司宣布,有机器人上阵。


现在,这些东西都没用了。


断电后传送带停止运转,不锈钢保温桶里放着他们一天量的热水,因为不能烧开水了,这些水是他们从外面带过来的。图/AI财经社 徐鑫


根据麦肯锡香港分公司此前的一份报告,中国的物流业,空运缺乏支持性的地面网络,而仓储的基础设施还是比较差。这恰恰戳到了快递公司的痛点。


中国快递业大概有8000多家竞争者,还有很多竞争者不断涌入。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过去两到三年,物流平均价格下降了35%以上。最后只能通过降低成本来获取利润。


大量的网点被挤压到城乡结合地带,住宿、仓库、办公,放在一处解决。快递员和白领们被隔绝在两个折叠起来的世界。


但对于王峰来讲,这样的环境还可以忍受。他是百世汇通一个网点的负责人。仓库被封后,他却有点无所适从了。


那是个简陋的仓库,也是办公的地方,客服在这里处理售前售后事务,分拣流程在这里完成:由于双十一及大批人员撤离,许多件涉及到地址调整。现在客服不能在仓库办公,王峰只能去客服家里找人。他们基本不再收件了。


最近的几天,王峰找到了一个废弃建筑工地。那个工地凹凸不平,电瓶车走起来很不平稳。那天西北风,地上铺了一些绿色隔沙网,但更大面积的沙土是裸露在外的。风一刮,隔一阵嘴里全是土。他们就在这样的地方捡件。


快递速度曾是中国互联网神话的一部分,一家媒体在采访完外国留学生之后,将快递列为了“中国的新四大发明”。


然而,在过往数年里,快递的这套“中国速度”,是依靠数十万快递员的双手在简陋仓厨房里创造出来的。


今年初,美国一位投资人在考察了中国的快递行业后,发表文章称,这种速度奇迹的原因是“劳动密集型行业的过度竞争结果”。在见到他们如何在寒风的沙土中分拣快递之后,我相信,这样的总结无疑是极其精确的。


大火过后,他们一直被赶来赶去。与王峰隔了几十公里的大兴区一个网点。几天前,圆通快递员马冬在路边捡件时,被交管警告过一次。


营业点被封后,公司的货车成了移动库房。被赶的那天,货车卸包裹挑的地方就选在路边。一群快递员开着电瓶车凑在一起,一不留神就被逮到了。


中通快递员刘成觉得自己还算幸运。他是河北人,来北京做了7年的快递员。他看上去不到30岁,穿着加绒的黑色运动鞋,套着厚厚的工作服,右手却暴露在寒风里,贴满创可贴,冻得乌紫。


“戴手套撕不开片单了。”他说。


刘成右手从来不戴手套,为了干活方便,它们冻得乌紫。图/AI财经社 徐鑫


他们网点的仓库停电停暖了,但人还能进出,简单的分拣在室内进行。离仓库几步远的地方,是他们住的一层平房,有四五间房,屋里摆着双层架子床。


王德柱羡慕他们。他们还能有个固定的点。德邦的仓库被封掉,他过起了流浪生活。每天晚上七点半,公司会在微信群里把派送的地点告知快递员,第二天,王德柱他们再骑着电瓶车去收件,然后派送。


那天七点多,第二天一早集中拣快递的位置快要定下来。王德柱派件间隙特意扫了眼微信群。


夜风刺骨,附近工厂和仓库小门店都已经关门停业,只剩下一些小区还亮着稀稀拉拉的灯光,路上有点空荡荡的。


寒夜


十六年前,当麦肯锡第一次发布中国物流行业报告时,他们总结说,中国的物流仍是“原始行业”,卡车是主要的运输工具,“最大的问题是地方保护主义”。


十六年后,随着中国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中国的快递巨头们,仍然活在“原始行业”的阴影之中。


更现代化的仓储?自动化的货物分拣体系?更信息化的管理系统?连“地方保护主义”阴影都仍然时时笼罩。


“没想到现在做快递让人伤碎了心。”2011年,学金融的王峰从成都到北京选择快递行业,只是图离家近。


那个慌乱的夜晚。他们一夜之间流离失所:失去了住所的快递员,有的直接睡在街上。一些人由于忍受不住寒冷,选择离开了北京。


城市中的快递员是个新兴起来的群体。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主要来自周边的农村地区。受过中学教育,一个月收入多为3000到6000元。尽管每天都穿行于繁华的都市,但生活疏离、孤独,从未感觉到一种归属。


某个被断水断电的快递网点。图/AI财经社 唐煜


有快递行业的研究者曾试图这样描述他们:这份新兴职业的行业规范并不完善,导致了快递员群体在工作中经常遇到合法权益被侵害的情况。


面对突然失去住处的1300人,殷宗林颇为头疼:26日那晚,有个快递员是在三轮车上过夜的。当晚,他们到处找宾馆和小区的房子,然后排查公司受影响的直营小件员数量。


殷宗林想先把这些人稳住。他安排了各站长以及区域经理找到站点附近的楼房给快递员租住,他自己先个人垫付了十几万,一线的人每人每月补助600块钱。公司已经准备了上百万元安置员工。


“临近过年,要让他们花这么大一笔钱,他们肯定就想走了。”他说。


王峰下面原来有18个人,现在剩下10个人了。


快递员没地方住。一开始他叫人住进他家里,住不下后,安排他们临时住宾馆。“两个人150元,我掏钱。”由于单量减少,他尽量保证快递员的收入,争取补贴后能拿到4500元。


对一些做同城业务的落地配公司来说,这个冬天更为冷峻。相对于“四通一达”和顺丰这种全国性布局的公司,落地配一般覆盖一个省或其中的几个地级市。外来的单量变少,成本骤然提高。


没人知道会怎么解决,很多人只能等待。殷宗林认为,在这场震荡中一定会有一些落地配公司死去。


一个被断电停暖的快递点。图/AI财经社 唐煜


而王峰开始去找新的网点。三四天的时间,他看了十几家底商。多数不愿意租,有些愿意租的,对于他们这个行业来讲,价格高昂。他找到一个700平米的,一年要一百多万。这个价格是之前的5倍。王峰想找人合租。


殷宗林也看到了问题。为了合规,不同快递公司很快会在底层商铺资源上出现争夺,这是可以想见的结果。


几天下来,一些废弃的停车场成了快递员们相对固定的选择。昨天清晨,王峰在那遇到了韵达和中通的人。有时候,空旷的地上,多个颜色、logo的车子混在一起。


“能顶住的我都会顶,如果顶不住了,我也会提前说。”王峰还在咬牙坚持。而马冬派完剩下的件,如果没有确切通知,可能就会“放假”。对于刘成来说,能做一天是一天。


客户在等待寒衣,快递业在等待变革,快递员在等待住处。


但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冬天要持续多久。


本文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亿豹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