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豹网 > 热点> 正文

北京一夜之间成为快递洼地,闲下来的快递员面临新烦恼

来源:第一物流全媒体2017-12-13 09:36

“哎,现在连件都收不到了。”圆通的李师傅拖着空荡荡没什么重量的快递拉箱走过记者身旁。

  

原本每天都忙忙碌碌,走路风风火火的他有些无精打采,“都不想干了。”看得出来,脸色不太好,心情更不好。

  

11月18日,北京大兴西红门镇新建二村新康东路一栋楼发生大火,造成19人死亡,随之而来的是20日北京全市范围开展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

  

简单来讲,就是清退一批不合规定的仓储物流、彩钢板建筑、工厂企业等。

  

这对物流来讲影响面颇大,仓储、分拣、网点有不少被暂关修整和清退的,路由问题一下堵塞了快递的来路,住宿、派件、收件、充电、作业场所……一下子打乱了所有北京快递小哥们的阵脚。

  

记者20日购买的药品23日到达上海后,就再也没有了物流信息,这几天接到韵达的电话:原来同样被这次清退行动波及,包裹被直接打道回府了。

  

▊ 成为快递洼地的北京

  

突然在快递界销声匿迹的北京

  

平时,在网购世界,新疆、西藏、港澳台一向被视为包邮盲点、快递弱势群体,因为物理距离太远,商家们只能说一句包邮无能。

  

而这些天的北京可谓是快递真空地带,一位读者向记者反应,已经付了钱的订单还被商家拒绝了,“亲,北京订单我们暂时不发。”

  

快递员:一个上午干完全天的活

  

申通朝阳区某一个加盟网点的老板告诉记者:“已经连续一段时间一天的包裹量只有1400-1500了,原先每天都要4000-5000件。”

  

圆通的几个快递员也抱怨,这些日子每天只能派30单、50单,每天都闲死了。原先他们每天都能派上100多单,少时140、150,多时170、180。

  

“一天的活上午11点前就干完了,接下来一天都没事。”

 

一个小哥接手多个小伙伴的业务量

  

西红门地铁附近某商场一向是收发件进出量庞大的点,午后2点左右,记者走访商场后方快递们的聚集点,顺丰、圆通、韵达、申通、中通、邮政等快递员们均在露天作业。

  

韵达快递小哥清点了一下地上零散的几个快递,朝着中通的快递小哥来了句:“你帮我看着,他们等下都来取走,我先走了。”

  

说着便联合着同样只有零星几件派量的申通小哥准备骑着电三轮回程,一旁的邮政大爷看着非常惊讶羡慕的口气:“你们这么早就回去了啊!”

  

“没件了,留着干嘛!”说完一溜烟跑了。邮政大爷叹口气,继续开始扫码打电话,他的身边摆着几排包裹,一眼望去,车箱内密密麻麻也都摆满了快递,几乎都是体积较大,看着有些分量的包裹。

  

中通小哥有些抱怨地接手了小伙伴们的包裹,顺手指着另一小堆包裹说:“这堆是圆通的,上午打完电话那小子就跑了。”

  

与他懒洋洋收拾包裹的情况不太一样,几步路外顺丰的两个快递小哥正在紧张忙碌地工作着,一个负责从车上卸货,堆放到一旁,另一位负责按照规律一列列堆放到一大片的木托盘上。

  

多家快递禁止超5公斤件发往北京

  

据了解,从20日大清理行动开始,中通、圆通等等通达系快递都已经限重,禁止超过5公斤的件发往北京。

  

也有从业者反映:“总公司通知外围的公司,说北京这边都停了,没有件送。”联系记者的韵达客服也明确:“北京的现在都不送,没有确切的恢复时间。”

  

而依然能够相对正常运转的只剩下顺丰、邮政以及京东。

  

▊“我的网点已经走了1/3了!”

  

“派件都没有,哪来的退货啊!”

  

派件量的减少并非最可怕的,对快递员来讲,收件量、派件量一起减少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记者走访丰台区兴源路附近的圆通某分拣中心,上午9点多,一位小哥正在自己的三轮车旁收拾快件,一件件扫码堆进车内。与往常手脚麻利、风风火火的快递小哥不太一样,感觉此时的小哥有点意兴阑珊。而在同一个院子里,顺丰分拣中心的快递小哥们早已不见踪影,早早出车派件去了,只有几个后勤人员在打扫卫生。

  

圆通的小哥说现在已经在逐步好转了,快件量多起来了,一天有50件,原先只有30来件,让他抱怨的是没有发件量:“派件都没有,哪来的退货啊!”

  

据他说,一般B端的发件都算是公司的业务,跟他们关系不大,所以快递员都很看重网购退换货的发件,这段时间不少快递企业不让快件进京,也同时切断了他们的发件收入。

  

三条街的派件全部要退回

  

西红门地铁附近的一家圆通网点内,老板亲自上阵处理包裹,记者看见门口堆着一袋袋绿色蛇皮袋,路边快递货车旁也堆放着一堆堆零散的快件,业务量看似仍很正常的样子。

  

老板一边扫描着从绿色蛇皮袋中掏出的快件,一边跟记者解释:“这里面大部分都是退件,宏康路三条街都拆了,没人收件,全部要退回去。”而记者以为的大量业务实际上绝大部分都是要退回去的快递。网点不仅无法从中获得收益,还增加了大量工作。

  

夹杂退件、各部门检查大清理、快递小哥走人后人手不足、双十一快件积压等种种原因,老板说最近两个月已经亏损接近30万。

  

仅仅租个次卧收入去了一半

  

朝阳区某申通网点的负责人也表示,从一天4000-5000件量跌到一天1400-1500件量,长此以往一个月至少赔10万元。对于出现问题的网点,他也坦诚有两种:“有的是受大清理影响,有的是自己经营不善。”

  

而由此也带来了北京快递从业人员的一次流动高潮。例如上述申通网点负责人说:“我的网点已经走了1/3了!”也有例如影响较小的德邦某网点走了2个快递员。

  

说起原因,除了送件量、派件量减少带来的收入减少问题,更多的是生活成本的飞涨,一位动过离职回家念头的快递员告诉记者:“收入正在恢复,就是房租受不了。”

  

作为这个城市最基层的存在,他们默默无闻却又不可缺少,他们春节时住在家乡的土炕上,春节后住进北京各个角落的群租房、农民房、违建房、地下室。而恰好,这正是被清理的主体。

  

搬家意味着又一笔大额支出,雪上加霜的是房租随之高涨了。一位居住在西红门附近的快递小哥告诉记者,原先附近一间次卧大概每月1千出头的样子,现在涨到2500元/月以上,翻了接近一倍。但平均一个快递小哥每月的工资也就5000元左右,这代表仅仅房租,就占去了收入的一半。

  

▊突然业务量暴增的邮政和顺丰

  

与业务量急速缩水的通达系快递不同,仍能正常运转的邮政、EMS、顺丰面临的是业务量暴涨的问题。

  

一位百世的快递小哥说:“现在商家都担心用户等太久影响体验,都发的邮政和顺丰。”

  

某通达系快递负责人告诉记者:“再多几天邮政就要受不了了,很多网点都已经爆仓了,很多坐办公室的文员都下一线去送快递了。”

  

据其透露,中国邮政也在找代派,但问题仍得不到解决,一般代派都需要公司提供住宿跟三轮车,但邮政并不像民营快递这样准备大量的备用三轮车。

  

西红门地铁附近的商场边,记者也找到了一位邮政的大爷,车箱内满满当当的快递,脚边也摆放着整整齐齐的两大堆待派件。大爷说,平时只有30来件,现在一天要派130-140件。但他脸上并没有高兴的感觉,言语里明显透出一丝不乐意。

  

一般来说,邮政快递员与通达系快递员不太一样,他们的固定工资占了收入的绝大部分,这意味着派件量大幅度增长,收入其实并没有增长多少。

  

▊“政府这么做也对,就是不知道充电该怎么办?”

  

对于这次专项整治,与外界想象中快递小哥们会义愤填膺不太相同,朴实的快递员以己度人地表示:“其实从政府角度讲,他们做的也对,我们都理解。”毕竟拆除违建建筑、消防不合格的仓库、彩钢板等建造的易发安全事故的房屋并没有不妥。

  

“但这把火烧得原先不严重的事都翻倍的严重,有些网点被居民举报扰民,直接就被拆除了。”快递网点车辆多进出,被居民举报常见,一般都会要求网点整顿改进,极少会被直接清退赶出。

  

“我们都理解,但清退时间太快了,找房子也不方便。”这群沉默的、朴实的、隐形于这座大都市底层的快递员们遇事的第一反应不是挣扎,而是适应,虽然有些事难以适应。

  

随着快件量逐步恢复,随着一批候鸟回乡,选择留下的快递员们也在恢复着元气,似乎正在遗忘这场影响深远的大火和大清理,唯一困惑他们的是:“充电该怎么办?下雨天怎么充电?”

  

根据有关部门的安全要求,快递三轮的电池不能在屋内充电,只允许在屋外充,这让原先专门多预备的充电口成为了摆设,也让网点门外密密麻麻的电源线成为了“颇具特色的风景”。

  

圆通的李师傅最终也没有离职,再次遇到记者,他说:“件量在恢复了。”寒风凛冽中他笑得异常灿烂,与前些日子楼道里愁眉苦脸的样子对比鲜明。问及充电问题,他随意说了句:“多备几块电池吧。”


本文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亿豹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