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豹网 > 深度> 正文

干快递不能再循规蹈矩!大清理下北京快递业发展启示录

来源:快递杂志2017-12-16 19:47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发生火灾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11月19日,北京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发出通知,决定自11月20日起,在全市开展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整治重点包括彩钢板建筑、厂房库房、仓储物流、批发市场等,市内多处快递企业分拨场所和快递网点在专项行动中被查封或被迫关闭,快递服务受到较大影响。


2017年的冬天,注定会在申通快递北京四季青公司负责人许志军的记忆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他原本以为,撑过了“双11”快递业务高峰后,就可以稍稍松口气。可不曾想,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那场与他毫无关系的大火,却猝不及防地改变了他和他的北京快递同行们的工作方式—因为分拨场地和网点存在安全隐患,他们被限令在规定的时间内搬离。一些没有在规定时间撤离完毕的网点,他们“双11”还未派送完的快件,也一同被查封在库房。


快递为何一再被被“误伤”


如同以往发生在其他城市对电动三轮车的清理整治,北京的这次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并非专门针对快递业,而是在“全市各地区、各行业领域和各类企业”集中开展。快递业身处其中,再加上的确存在一些安全隐患,在此次专项行动中受到影响也在预料之中,只是影响之大,超出了想象。


“辛辛苦苦十几年,一下回到十年前。”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某基层网点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北京市内,库房属于稀缺资源,原来不符合要求的库房被查封后,短期内又很难找到符合标准的新场地,“不少网点只能露天分拣”,这种作业场景比他十几年前刚入行快递时还要“艰难”。更让他觉得委屈的是,即便找到一些符合标准的库房,在得知他们是用来做快递后,库房老板竟直接拒绝了进一步商洽,理由是“有安全隐患”。这位网点负责人略带抱怨地问记者:“难道北京就真的不需要快递了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12月12日,北京市委书记蔡奇率队深入基层调研,看望慰问一线服务业劳动者,第一站就来到了北京的快递企业。他在调研时表示:“我们这座城市需要环卫、保洁、保安、物业、家政、快递、餐饮等各行业的普通劳动者,无论是城市运行,还是日常生活都离不开他们!”


网购已经成为现代人的一种生活方式,而快递是连接线上消费和线下传递的唯一渠道。渠道一旦不畅,对经济社会发展和消费者的用户体现都会带来负面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快递服务在当下的存在是具有不可替代性的。


但另一方面,记者在此前所做的一项调查中发现,即使是快递的资深用户,也希望和快递保持“适当的距离”。记者采访了多位使用快递频率较高的消费者,他们对快递的态度相当一致:希望在需要使用快递的时候,快递小哥能够及时赶到;希望社区内就有快递的便民服务点,但不希望服务点在早晚交接快件作业时的噪音影响他们休息。换言之,就是“欢迎服务,但请不要打扰”。


实际上,这种“邻避效应”导致快递企业在大城市里“安家难”的状况早已显现。


胡谷兵是申通快递北京学院路分公司经理,在北京从事快递的18年里,他先后从双泉堡搬到清河,又从清河到唐家岭,再从唐家岭回到双泉堡,2016年11月又从双泉堡搬到了双清路。原以为,这处新场地“至少可以用上三五年”,但没有想到,2017年6月的一天,街道办事处和房东一起来了,告知他因为“被投诉扰民”,一年一签的合同到期后“可能不会再续约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真正的原因并不在于此。


北京市正在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一般性产业特别是高消耗产业、区域性物流基地、区域性专业市场都被列为疏解对象—快递业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在这次专项整治中,胡谷兵所租用的库房也因“安全隐患”被查封。“找不到可以用的库房”成为摆在胡谷兵和他的同行们面前的最大难题。


快递何时才能不“低端”


一个必须承认的尴尬现实是,尽管中国快递业在过去十年的高速发展中创造了让世界同行难以企及的中国速度,但是,数以万计的基层网点在提升快递时效和服务质量时,忽略了对自身品牌形象的建设,不少基层网点的工作环境和十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以至于出现了“总部像欧洲、网点像非洲”的强烈反差,就连不少基层快递从业者也认为“快递是低端产业”。


在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和此次专项整治工作中,“北京不要低端快递业”的论调也偶有出现。其实,我们不妨换一个角度:城市的发展需要什么样的快递业与之相匹配?快递业如何才能不“低端”?


许志军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两只乌鸦喝水的漫画,他还写下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乌鸦喝水的方式变了,一个还在扔石头,另一个已经用上了吸管。用十年前的思维做十年后的事情,可能累死,可能渴死,可能只能维持生活。不想被淘汰就必须与时俱进、改变思维……”


—显然,要改变“快递业属于低端产业”的刻板印象,唯有转型升级。


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客观地评说,在过去几年里,快递企业总部和大型分拨处理中心的转型升级在资本的助力下持续加码,成效明显。真正的短板在末端。


在加盟体制下,提升末端形象、改善末端从业环境的责任主体是基层加盟商。记者在和多位加盟商交流时发现,他们内心也有改变“快递属于低端产业”的强烈愿望,可一旦谈到转型升级时的资金投入时,他们也显得很无奈—持续多年的价格战导致基层网点后续投入乏力已是不争的事实。而在此次专项整治中,快递员被要求从原来的群租房中搬离,而一套正规两居室的租金已经从每月4000元左右上涨到7000元左右。这对那些为快递员提供食宿的网点来说,无疑又增加了运营成本。更让他们担心的是,“马上就到春节了,现在的状况若不改善,春节后,还有多少人愿意再回北京送快递”?


不少网点已经开始通过价格杠杆调节北京市内的快件量。北京的万女士在向记者爆料时提出了她的不解:“为什么北京市内件15元,而发往外地只需要10元?”记者向申通快递北京总部相关人士求证时得到反馈,“公司总部尚没有调价计划,网点的调价是根据运营成本变化的市场行为”。


唯一正式发布调价信息的是中国邮政。由于民营快递在此次专项整治中受到较大影响,不少进京快件集中转向网点布局规范的“国字号”中国邮政,这使其件量激增。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发布的《关于优化调整旺季期间国内包裹快递业务价格政策的通知》指出,“在深入研究行业市场的基础上,结合邮政生产能力实际,决定优化调整旺季期间国内包裹快递业务价格政策”。


一位业内人士在和记者交流时表达了对调价的肯定。“早该调价了。”他说,“市场的价格就应该交给市场来决定。运营成本的提升体现在快递价格上的合理回归是必然的。当前过低的价格已经不能体现快递服务的价值。快递员的付出得不到合理的价值回报,必然影响其提升服务质量的积极性。快递网点也是如此,只有盈利了,才有转型升级的基础,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一个运作高效、形象和服务与城市相匹配的现代快递业,单靠快递从业者的努力还是不够的。城市的管理者提供与之相配套的公共服务也是应有之意。


同样还是以北京为例。2017年4月19日,北京市规划国土委会同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发展改革委、地税局、工商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产业项目管理的通知》,明确城六区“严禁新建和扩建区域性物流中心”。这意味着在北京中心城区,可供快递企业选择的场地将更加捉襟见肘。虽然在2015年版的《北京市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目录》中将“城市物流配送节点”作为“除外”予以明确,但快递“安家难”的问题并未得到明显改善。


“我们坚决支持政府拆除违建,只是希望在拆除违建之后能够及时建设、提供符合标准的场地供我们选择使用。”许志军建议说。上述业内人士也建议,“类似北京这样土地资源紧缺的大城市,要满足每一个网点的用地需求也是有困难的,可以考虑建设快递公共服务平台,实行共同配送。”“这需要快递企业转变思路,打破过去一亩三分地的局限,真正携手合作”。


所剩时间还有多少


在京津冀一体化和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背景下,北京快递业所面临的困境有其偶发性和特殊性。但这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用十年前做快递的思维来做今天的快递是不合时宜的。今天是北京,明天则可能是别的城市。快递企业,特别是基层网点,倘若不抓紧转型升级摘掉“低端产业”的帽子,堂堂正正地亮出与城市发展相匹配的新名片,当下一次清理整顿来临的时候,被“误伤”的还会是快递。


当基层网点的转型升级迫在眉睫,单靠网点本身的资金实力又难以支撑时,作为品牌拥有者的快递企业总部则不应再做旁观者—虽然总部和网点在财务上属于独立的利益主体—总部的顶层设计必不可少。


这需要企业总部重新审视与加盟商的利润分成关系。企业总部的管理者必须意识到,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上市公司,除了对股东、股民负责外,还需要对加盟商负责。企业的利润是建立在总部与加盟商和谐共生、共同发展基础之上的。必要的时候,总部应该把适当的利润让渡给加盟商。


“企业总部可以通过奖励、入股等形式扶持基层网点加大在标准化门店、快递配送车辆等直接与消费者‘见面’的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尽快改变快递在消费者中已经形成的‘低端’形象。”上述业内人士说道,“留给快递企业的时间,不多了”!


本文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亿豹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