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的这个冬天有多冷?派件锐减、住处清退、前路迷茫……

来源:财经杂志 2017-12-14 09:41 分享到

已经过去一个月,北京白领白羽还没收到双十一的最后一件快递。物流信息停留在“北京中转部发往北京三里屯公司”。她给客服打了几个电话,显示繁忙。后来她通过微博知道,自2017年11月20日起,北京市开展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受行动影响,北京多个快递公司网点关停,快递时效延迟。


北京快递业的冬天早已开始。此前陆续进行的关停、转移区域性批发市场、拆墙打洞、治理群租、私搭乱建等疏解非首都功能的一系列政策,或多或少对这座城市快递业产生着影响。


严冬突至


11月28日,最低气温零下5摄氏度,北风5级、阵风7级。北京市海淀区一所高校内,快递员潘亚北正站在风口里派件。风口处是学校辟出的快递区,稀稀拉拉停着几辆快递车。潘亚北面前只有七八十件快递,这和往日相比显得冷清。半个月以前的双十一,他一天派七八百件,是现在的十倍。


锐减从21号左右陆续开始,每天减少一二百件,一周过去,派件数量不及双十一当日的零头,潘亚北的收入相应减半。此前,他是传说中月入过万的快递员,平均月工资1.5万元左右。从业十年,几乎垄断了这所高校的揽件渠道。


每天早晨五六点起床,走出佟家坟的公寓,乘坐公交到车道沟桥附近的公司分拣站,再带上快递骑上三轮车往学校赶,最后在快递区守上一天,等着学生取件、寄件。晚上九十点钟,把揽件运回分拣站。日复一日,这是潘亚北的正常日程,直到那场火灾后。

快递员每天早晨五六点起床,到晚上九十点钟才能结束工作。


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新建村发生火灾。此后,北京市自11月20日至12月底,21个部门集中40天,联合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清理整治重点场所和行业领域包括:彩钢板建筑,工业大院、“三合一”“多合一”场所,以及厂房库房、仓储物流、集贸批发市场、出租房屋、出租大院等生产、加工、储存、住人场所。


排查行动开始次日,潘亚北所在公司的分拣站仓库封库。快递员们在马路边分拣,恰逢“双十一”季,快递太多,还挤占道路,引来城管干预。老板在厂洼附近紧急找了一个院子充当仓库,分拣时紧闭大门以防再被查封。


潘亚北的前老板老贾是另一家快递公司加盟商,他告诉《财经》记者,11月25日总公司下发紧急通知,北京内发货单件限重,不收加急件,外地慎发北京件。26日再发通知,要求个别片区停发。老贾称,这是因总公司在顺义区的一级分拨中心的运行受到影响,而顺义区是多家快递企业的一级分拨中心的聚集地。


对于快递行业来说,总公司一级分拨中心相当于调度中心,快递件通过大流水线扫码记录信息,分拣后运送到各分公司。老贾的分公司快递派件数由每日4000件下降到1000件。另外,总公司要求对折扣客户每件加价3元,遭到很多客户反对,老贾的电话因此铃响不断。


11月22日、23日,中通、申通、圆通、百世快递等多家快递公司先后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在整治行动期间,到达北京的快件中转与派送时效将会受到一定影响。


在快递加盟商们焦头烂额时,对寒冷感知最深的莫过于快递员。


潘亚北五年来一直住在佟家坟的一所公寓。公寓是个小二楼,共隔出30多个单间。潘亚北的房间20多平方米,前几年房租是每月1200元,这两年涨到1500元。在公司仓库被封当晚,潘亚北接到房东电话,让他搬走,由于早出晚归,他拖了五天才搬家。


同事在自己的派送小区内帮潘亚北发现了新住处——一间5平方米的宾馆储物间,月租900元。开始他嫌小且贵,在听到了同事的遭遇后,他搬进小储物间。同事两口子前两天凌晨被迫搬离群租房,用三轮车拉着行李,找到一间小旅馆暂时住下,白天派件,夜晚找房。


潘亚北现在的房子只容一床一桌,冰箱洗衣机暂时扔在公司院子里,洗衣服就去附近的高校洗衣房,五块钱一桶,晾在学校里,干了再收回去。

潘亚北暂时落脚的地方仅六平米左右,在放下一张小床和必要生活用品后,几乎没有活动空间。


快递业短板



快递员和快递企业负责人都表示,正在等待40天的整治过去。可他们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回归正轨。


“大多数分公司老板都处在疲惫的状态。”老贾说,“一旦快件积压到一定程度,就放弃了,把能处理的资产处理,给总公司打电话说派个人来处理积压件吧,可一下找不着那么多熟手,怎么办?”据他说,有两三家分公司的业务已经崩溃。


没有人能解答他的疑问,总公司也在观望,没有表态。


中国快递业协会原副秘书长、上海邮政管理局原副局长邵钟林认为,这次排查行动也把快递业的短板暴露出来,有可能成为快递企业转型升级的契机。


不论改建、找新仓库还是招聘员工,都需要大量资金,而业内通行的加盟体系令解决问题的难度巨大。加盟公司在中国的快递企业中占比70%左右。


加盟体系中,总公司和加盟分公司是独立法人,老贾说,总公司对自己的分公司并没有资金和管理方面的扶持。


邵钟林认为,加盟体系的快递总公司认为分公司改善仓库和招聘员工的资金应该由其自行承担,但现实中分公司拿不出这么多资金,一旦网点不能正常运转,总公司全国网络就会出现口子。


相对来说,直营体系的快递企业抗风险能力明显强于加盟体系。顺丰速运相关负责人不久前对《北京晨报》表示,顺丰也在北京同步开展为期40天的对各个网点、仓库安全隐患大排查行动,并计划投入几千万元,提升网点的硬件设施、加大消防设施投放。


另一位不愿具名加盟商认为,自己改建仓库很难过关。21个部门联合执法,各有分工,查的东西太多,很难条条达标。比如水压不够、缺少安全通道等。他还担心,再找不到宿舍,员工会选择回乡。


老贾认为,北京快递业的严冬早就开始了。一方面是内部原因,以罚代管、缺乏扶持的管理模式,恶意竞争下非正常的价格体系;另一方面是外部原因,随着北京城市功能定位的调整,政策对快递业愈收愈紧。外因内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就是用工难和利润越来越薄。最低的时候北京市内快递价格从8元跌到3.5元,现在老贾公司的最大客户的市内发件价格仅为5元。


快递员的去与留

接受采访的每个快递员都因为种种原因被处罚过,处罚有的来自公司,也有的来自行业监管部门。国家邮政局设有快递处罚的网络通道和热线,2013年3月1日起,国家邮政局施行《快递市场管理办法》,针对快递服务内容进行罚款的条款共12条,罚款额度从3000元到3万元不等。


潘亚北吃过的最大罚单是4700元。去年春节他给学校家属楼一个客户派件,8大袋子衣物,出于习惯他没回收运单底联。寒假过去后,客户说自己的货物少了,联系买家对方坚称没少发货,公司接到投诉后按丢件处理,潘亚北只能认赔认罚。上述不愿具名的加盟商介绍,对快递员的投诉主要集中在服务态度、派件延误、遗失这些事项上。


老贾说,十年来,快递员的提成一直未变,2008年的时候派一件提成1元,现在依然是1元。一般的快递员是底薪加上派件以及揽件提成,底薪3000元左右,揽件提成约10%-15%,月派件2500件以下,只拿底薪,月派2500件以上,派一件得1元。一个业务熟练的快递员一天大约派100件,月工资在五六千元。这样的收入水平跟老家相比优势不明显。


潘亚北在5平方米的储物间辗转反侧。他十年来没动过转行的念头,虽然作为业务骨干他有在分公司晋升成管理人员的机会,但他还是宁愿出苦力,主要的原因就是送快递能挣更多的钱。他的目标是自己加盟一家快递公司。但对他来说,加盟公司100万元左右的投入现在负担不起。在目前的政策环境下,实现目标的希望更显渺茫。

潘亚北每天在高校里寄送快递,日复一日。


这一次潘亚北动了离开的念头。他说,这次被迫搬家也伤害了自己的感情:“以前认为自己来北京十多年已经融入了,但这次让我知道这座城市还是把你当外地人。”


潘亚北这样的想法正是快递加盟商所担心的。一位加盟商现在还不敢把公司宿舍将被清理的事告诉快递员们。他的公司有100多个快递员,接近一半住员工宿舍,剩下一半拖家带口在公寓租房,也都在找房子。


猜你喜欢

MORE+深度聚焦

热度排行